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动态

很遗憾,公众们看到这种日益普遍化的仪式之后,依然无法平息愤怒和不满


发布时间:2017/4/17 20:31:10    作者:未知    来源:凤凰网    浏览:0    

                           

愤怒指向了易到,也指向了易到创始人、CEO周航以及易到总裁彭钢二人。

易到司机提现困难已经持续两个多月了。他们愤怒地在QQ群里辱骂着,一些司机还来到易到公司要个说法,但多数司机还是拿不到自己的钱。

司机不愿接单的后果,则是用户叫车体验变差。如果说司机提现难,还有个线下纾解情绪的出口,那消费者就成为冤大头了。

从2015年乐视入股后,易到宣称发动了史上历时最长的“充返”活动,累计金额超过60亿元。按照当时的活动策略,消费者充了60亿元,易到还要准备另外60亿元。

被诱人的充值活动所吸引的用户,如今想尽快“败掉”账户余额,也无多少办法。因为,易到的高价已经在逐步抵消充返时期的诱惑,即使用户加价数次想叫车,那些困于提现的司机也不愿出车了。

你想把充值金额提出来?Too naive!充返协议第九条的一行小字儿写着,充值三天后,就无法把钱给你了。你想按照协议,在充值的三天内把钱提出来? Too young!你不妨去易到官方微博看看,有用户在下边跟帖说,充值三天内发起的退款,等了将近两个月未到账。

司机、乘客对易到有意见,供应商也对它有意见了。从去年11月份至今,多家易到的供应商开始找易到索取欠款,有几家已经准备走司法程序了。

但是,周航至今尚未出面回应这些事情。彭钢至今也尚未出面回应这些事情。

3月底,危机蔓延之时,周航在湖畔大学开学典礼上,带着领结,西装笔挺地分享着失败:“可能失败就是创业的一种宿命,是一种不可避免的东西,既然不可避免,如果我们认为失败是不可避免的话,那我们学习失败的目的不是为了避免失败,我们的目的首先是面对失败、接受失败、解决失败、放下失败,学习的目的是为了人生更好的前行。”

这些文艺而又像绕口令一样的“失败”词汇,或许是他在直抒胸臆,但依然是他本人跟一帮创业者之间的桥梁,是圈子间的吹捧,也许还带着点惺惺相惜的味道。

但是,司机、乘客以及供应商与周航的沟通桥梁在哪里?很遗憾,你搜不到周航对此的半点看法。

周航甚至还在享受着与危机无关的新闻红利。4月7日,他又传出消息。有消息称,周航已离开易到,加盟一家基金公司。周航依然不露面,而是由公关出面说:周航目前仍是易到CEO,其他信息均不便作答。

公关,兼顾正面塑造老板形象以及企业形象之作用。事到如今,易到公关操着两把斧头,试图去阻挡负面洪流。这一把斧头是,我们被别人黑了。另外一把斧头是,这些是谣言,你要再说,易到可是要起诉你们了。

斧头劈砍水流,能有多少效果?斧头挥舞得再厉害,别人也看出你使劲时的气喘吁吁。

就说司机提现困难吧。它持续了快两个月了,公关还在照本宣科,称系统正与国家有关部门数据对接,以致部分系统功能短暂性不稳定。

一家被滴滴包围,被苛刻的网约车新政监管,大股东乐视还没从资金危机中解脱的公司,真的有闲心花几个月去升级系统,而不管司机、乘客的感受?照系统升级的道路走下去,就是自毁招牌。哪家创业公司能有这么大的胆子?

如果恰如公关3月份所称的,公司运营正常,资金链也并未断裂,那司机提现困难为何越来越严重?为何有供应商会上门或者利用媒体渠道发声讨债?

如今,公关们自己写的通稿,自己恐怕都不会相信了。

但是,在乐视入股易到时,公关们还是有着繁忙的工作和乐观情绪,而推动他们工作热情的正是从乐视空降到易到担任总裁的彭钢以及乐视的钱。

彭钢曾在广告公司任职,长于营销。他加入易到后,易到整体的风格也在转变。

变化之一,是两人轮番接受媒体采访,周航讲得多是在滴滴围攻下的失败复盘,彭钢会表示同意,但重点会强调乐视的“生态化反”与易到能够碰撞出的未来。变化之二,是乐视的资金塑造出的充返营销景观。变化之三,是易到公关带队下关于未来图景的摇旗呐喊,彭钢的意思是,把未来要做的事情和方向提前讲出来,倒逼业务,倒逼产品。变化之四,便是周航断断续续的离职传闻以及公关的否定。

但到如今,公关话语已经没多少人相信了。所以,周航先生,你在哪里?彭钢先生你又在哪里?

在媒体的报道里,周航颇有知识分子的气质,交朋友也找知识分子。当有人讨论资本炮制出补贴大战时,他会推荐一本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这本书在中国颇受欢迎,跟其他喜欢这本书的人一样,周航对极权、奴役、管控、计划经济嗤之以鼻,强调个人自由和个人权利。

既然周航能够在湖畔大学给别的企业家讲失败,自认这是人生中的正常事,既然自由派知识分子周航以易到比价软件被朋友圈屏蔽为由,在去年能以《弱者也有权利发声》为题,叫板马化腾说,“在微信眼里,我们是弱者,但在秉承共享经济的互联网世界里,就应该没有强弱之分。尊重每一个人,哪怕是‘弱者’。请让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发声”,那么,当用户、司机和合作伙伴的利益被易到所伤害时,知识分子周航应不应该发声?

周航也认识史玉柱,后者出书时还曾邀请他写过序。虽然周航写了一半儿就放弃了,但他肯定也知道史玉柱的故事。当年,冒进的史玉柱欠债2.5个亿,有媒体称,按照当时的法律,他不需要偿还债务。而正是后来的还债举措为他的胜利赢得了道德筹码,因为史玉柱认为“背着污点做不了大事”。我们也相信,周航肯定不希望易到的危机演变成个人的道德污点。

而乐视系的彭钢,自然深得宣传要领。彭钢肯定知道,当乐视资金链出现问题时,贾跃亭当时出面接受了采访,向公众和投资者解释乐视的困难。如今,为何遮遮掩掩而不出来做出解释?

企业向上时,CEO和总裁可以出来说话,企业危机时,不能只让公关背锅。你看,美联航的CEO都站出来了。

但一句“I'm sorry”又不是那么容易说出口。美联航暴力驱赶乘客事件闹得人尽皆知,CEO穆诺茨回忆说看到那段殴打视频生出了羞耻感。他道歉了三次,视频里的恭顺虔敬与危机初始时那篇生硬的声明完全不同。

易到创始人周航

以下为网传的周航声明:

致关心我和易到的各位朋友:

上周以来,关于我本人和易到的各种消息被议论纷纷,为了避免信息不对称造成的误会,也为了易到的未来能够更好。我觉得有必要在此说明一下情况。

2015年10月以来,乐视启动了对易到的并购式投资,易到的董事会也进行了相应的改组。乐视相继派出何毅出任董事长、彭钢出任易到总裁。并在2016年6月完成了对易到及相关公司法人的变更。

回顾这段历程,从2016年2月起,本人及原易到管理团队,一直积极配合并全力支持以彭钢为首的乐视派驻新管理团队在易到的工作,帮助他们尽快融入,过渡和完成工作交接。在此期间,我们曾一度很高兴的看到新管理团队在投入、能力上的积极表现。

也正因此,在完成易到的法人变更后,在希望平稳过渡、不引起外界误解的考量之下,我本人逐步平稳地退出了易到的实际管理层角色。

众所周知,易到是网约车(专车)的开创者,七年以来,凭借着行业开创者的先发优势、更懂场景需求的服务品质,在高端用户群体中一直保有良好的口碑,沉淀出一大批优质的忠实用户,这也是易到最大的价值所在。

网约车新政之后,市场经历过疯狂补贴大战后,又重新回归到理性和以服务为核心的新阶段。

这对于一贯以品质为坚持的易到,本是重大的利好消息,易到也理应抓住这一机遇实现更好的发展。

但很遗憾由于乐视众所周知的原因,也不可避免的殃及了易到本身。对于近期易到出现的所有问题,我和创始团队都很关切和忧虑。

据我所知,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

易到所面临的并非简单的债权债务纠纷,而是可能会引发妨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社会稳定问题的主体责任首先应该是企业,企业在任何时候都应将社会责任放在第一位。

因此,我作为易到用车的创始人,代表易到的初创团队以及所有用户,强烈呼吁现在的实际控制人——乐视和贾跃亭先生,能够优先站在社会责任的角度,妥善处理好易到的问题。

据我了解,易到的资金问题并非像外界一些传言那般危言耸听。对于这件事,诚恳希望心系易到的朋友们能够理性客观的关注,同时也能给予乐视团队一些时间,支持他们去妥善解决这次危机。

事实上基于对出行行业前景的判断,以及易到在市场多年的积累和良好的用户口碑,一直有机构有信心、有意愿、有诚意投资易到。司机的劳动所得和用户的平台充值,都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这也是企业的责任。

期待乐视团队能够清晰看待当下的危机,接受外界合作伙伴已经提出的建设性方案,迅速、彻底地解决好易到面临的现实问题。我们也相信乐视最终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我作为易到的创始人,虽已淡出易到的管理层,但仍心系易到、祝福易到,希望易到一切都好。我也会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帮助易到重回正轨,迎来更健康的发展。

周航

2017年4月17日

道歉是一门艺术。但在很多公共场合,很多人,特别是有理想,希望兼具天下的人物不善于道歉,甚至还会觉得自己没错。比如,陷入桃色丑闻的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还有金家的正恩同志。

也许,周航和彭钢还有所顾虑。毕竟,当贾跃亭公开承认乐视危机时,媒体们的批评性报道接踵而至,口子一旦撕开,更多切面的危机也都流出来了。

按照公关专家的说法,在社交媒体时代,当危机出现时,你要快速行动。另外,你要展现出真诚和朴实的态度,而不是拿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当手段。鉴于乐视的PPT能力,笔者确实不敢就公关策略多说了。

关键时刻,老板们不能当缩头乌龟,只派虾兵蟹将出来抵挡。

现在,确实轮到周航和彭钢上场了。

当然,他们能当面解释危机原因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这二位还要给易到的司机、用户和供应商提出解决方案——

1、司机的提现问题何时以何种方式解决,他们的血汗钱能拿到吗?

2、即便充值用户被条约限制,但易到快要倒闭的流言已经传开,他们的余额该如何保障?

3、供应商的欠款什么时候还?

还有最后两个小问题。

一问周航。离职传闻传了一年多了,是不是因为你的股份没套现?

二问彭钢。当年乐视入股易到可谓皆大欢喜,困难时应该互帮互助,而现在,乐视怎么不吱声?

就在本文即将刊发时,网上盛传一份周航的声明(来源:雷帝触网、腾讯科技)。声明中称,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而他本人已经淡出易到的管理层。但截止目前,乐视官方、易到官方对此公开声明,均表示不知情,周航本人也并未回应。

 


上一篇: 我的朋友三表同学新发了一篇文章:《乐视活生生把易到拖成了政治问题》。在一个深刻检讨群里,我表示:不以为然。 下一篇:迎合用户需求是值得慎思的,一味地跟着用户走,意味着更高的流量、更多的商业利益,但不小心就会马失前蹄,一些企业自己构筑的理论正在被自己推翻。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西安市高新区科技路48号创业广场C座1楼

全国免费客服热线:400-626-9282

总机:029-86457577 手机:15319985681

QQ:418309135,3290550268

Email:web@meiguansoft.com(需求开发)

Email:jszc@meiguansoft.com(技术支持)

Email:shfw@meiguansoft.com(售后服务)

卓越于美,完胜于冠(美冠) Copyright 2012-2018 meiguansoft.com 版权所有,陕ICP备16006953号-1